中新社拉萨5月29日电 题:藏族维和军医次仁云丹的“三枚勋章”  中新社记者 冉文娟  脸上被护目镜勒出的疤痕、骨折后一直未痊愈的左手以及联合国授予的“和平勋章

中新社拉萨5月29日电 题:藏族维和军医次仁云丹的“三枚勋章”  中新社记者 冉文娟  脸上被护目镜勒出的疤痕、骨折后一直未痊愈的左手以及联合国授予的“和平勋章
中新社拉萨5月29日电 题:藏族维和军医次仁云丹的“三枚勋章”  中新社记者 冉文娟  脸上被护目镜勒出的疤痕、骨折后一直未痊愈的左手以及联合国授予的“和平勋章”,藏族军医次仁云丹将它们视为维和期间收获的“三枚勋章”。图为5月7日,次仁云丹(左)在拉萨为患者进行手术治疗。 中新社记者 冉文娟 摄  次仁云丹是西藏军区总医院胸科主任。2020年9月,他报名加入中国第24批赴刚果(金)维和部队医疗分队,在位于布卡武市的营区执行为期一年的维和任务。这也是西藏军区首次派出代表中国的维和医疗分队。  从高寒的世界屋脊到炎热的热带雨林,次仁云丹刚刚抵达便经历了特殊的身体考验。“心率最低时一分钟仅有35次,心脏像是有一群蚂蚁在咬,晚上睡不着觉”。直到半年后他的心率才渐渐恢复正常。而在身体的考验之外,工作的考验也随之而来。  医疗分队的主要任务是保障联合国驻当地维和人员的身体健康。当地医疗卫生设施匮乏,登革热、疟疾、黄热病、埃博拉等传染病高发,加之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,这给大家开展工作带来更大挑战。图为5月7日,次仁云丹在拉萨查看患者资料。 中新社记者 冉文娟 摄  “我们接诊病人时全都是二级防护。”营地离赤道不远,中午时都在30多摄氏度,长时间穿防护服工作的滋味可谓十足“酸爽”。次仁云丹还记得,接诊最长的一次连续穿了五个小时防护服。  当时,一位患有人肤蝇寄生虫病的乌拉圭籍患者就诊,次仁云丹从他的身体中掏出虫子,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。“工作结束时已经全身湿透,护目镜、面屏全是雾气。”由于长时间戴着护目镜,次仁云丹的脸上被勒出了一道疤痕。这也成为他维和期间的难忘记忆。  遇到紧急情况,也有来不及穿防护服的时候。一次一辆车匆忙驶向医院,抬下来的患者嘴唇发紫、心力衰竭,生命危在旦夕。次仁云丹穿着简易的隔离服、拎了氧气瓶冲了出去。当时,他左手骨折还打着石膏,但顾不上多想立即为患者进行抢救。一系列紧张的救治之后,病人终于脱离险境,而这时次仁云丹的左手已被石膏磨烂。  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,次仁云丹左手骨折后无法进行手术治疗,左手一直未能痊愈。“拧衣服的时候手还会痛,但这也是我维和经历的一个见证。”次仁云丹说。  和挑战层出不穷的工作相比,维和官兵们的业余生活单调了许多。闲暇时,次仁云丹和战友们常去帮厨,学着做家常菜;大家还在营区开荒种菜,给餐桌添点绿色。“有时候也会想,要是有藏面和甜茶该多好。”次仁云丹笑着说。  一年的维和任务结束之际,中国第24批赴刚果(金)维和部队官兵被授予联合国“和平勋章”。“授勋的那一瞬间,脑子里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回放。”争分夺秒抢救病人的时刻、运送患者途中被武装分子用AK47瞄准的时刻、在儿童村和孩子们互动的时刻……在次仁云丹的脑中浮现。  回顾一年的维和经历,次仁云丹对“和平”二字有了更深的感触。“我们只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度,战争随时都存在。我们身穿一身‘橄榄绿’,是为了把和平传给下一代。”(完)责编:海闻

Previous Post Next Post